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昆仲資本吳子爍:下註12個項目5個IPO,他說投資是由創業者驅動的

昆仲資本吳子爍:下註12個項目5個IPO,他說投資是由創業者驅動的

图片说明:昆仲資本吳子爍:下註12個項目5個IPO,他說投資是由創業者驅動的,。

今年是創業邦第8年推出“40位40歲以下投資人”榜單,旨在尋找那些極具洞見、穩立浪尖的資本伯樂。為瞭此次榜單評選,創業邦采訪瞭本次上榜的部分投資人,力圖解密他們各具特色的投資邏輯,探尋他們投資背後的故事。文|楊絢然編輯|劉巖攝影|劉嶽圖片設計|李斌才“我的經歷很單一,全在投資圈做投資,我一直都在下註,我是一個喜歡下註的人。”昆仲資本合夥人吳子爍告訴創業邦。2007年,他進入惠普任戰略投資部投資經理,第二年進入鼎暉投資,後在2016年共同創立昆仲資本。至今,從事投資已有13年。而這期間,他先後主導投資瞭先惠技術、摩貝網、一嗨租車、齊屹科技、普利制藥等優質項目,都先後IPO或者已經過會。吳子爍並不像一些投資人,說起投資邏輯娓娓道來,他認為投資本質上是由創業者驅動的,因此投資人要能夠跟最好的創業者在一起,並且能夠彼此欣賞。而即將邁入不惑之年,卻帶著一份少年感的他卻很容易讓人親近。采訪中,他調侃最多的是“我不懂這個行業“,他認為,投資人更多要做的是領航員的角色,做信息的匯集者。在投資上,吳子爍也不為自己設限,從先進制造、創新消費到B2B都有所涉及。但他投資又極為穩健,在昆仲資本的七年間,隻投瞭12個項目,他更希望能找到令他激動的創業者,和“關鍵先生”在一起。在下註的過程中,吳子爍經常進行自我追問式復盤。比如,如果回到2001年,他會不會重註消費;如果回到2005、2006年他會不會重註電商;如果回到2010年會不會重註移動互聯網;如果回到2013年會不會重註中國互聯網金融。“如果不會,你就想想為什麼不會,然後把這些事改掉。”吳子爍說。“投資也可以創業”吳子爍大學畢業於2001年,那時候,中國的投資行業還處於草莽時期。從中央財經大學財經專業畢業後,吳子爍進入中國聯通進行基建投資。彼時,中國正處於電信大發展的階段,當時是CDMA時代,運營商到處建網,很多畢業生都投身於此。吳子爍在那裡奉獻瞭三年的青春。2007年,他在中歐國際攻讀MBA,畢業後進入惠普開始負責戰略投資。那時候, VC對大多數人來說還是陌生的概念。吳子爍回憶,當時惠普還糾結過到底做風險投資還是戰略投資,後來還是選擇瞭戰略投資。吳子爍回憶,當時惠普中國區的戰略投資部隻有兩個人,另一個如今也成為母基金行業一傢大型FOF的創始人。2008年,吳子爍進入鼎暉投資,“正式”開啟瞭自己的VC投資生涯。而帶他入門的導師正是王功權和黃炎(鼎暉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及創始人)。”我那時候對投資的理解比較簡單,就覺得VC挺好玩的。”吳子爍說。而那時候的鼎暉,也僅佈局VC不到一年多,吳子爍加入之後,一起參與瞭上海辦公室的籌建。在這裡,吳子爍經歷瞭金融風暴席卷全球,也經歷瞭VC行業快速發展的幾年。在這裡,他完成瞭自己不少優質項目的早期佈局,包括一嗨租車、齊傢網、驢媽媽、格瓦拉、普利制藥、羅曼照明、挖財等,如今這些昔日裡的明星項目,都已經先後上市或擬上市。2013年10月,帶著一腔創業的熱情,吳子爍正式離開鼎暉,和原復星昆仲資本董事長王鈞、總裁鮑周佳、聯席總裁梁雋樟一起成立昆仲資本。“我們是覺得自己手藝好,手藝好你就出來證明自己。”吳子爍說。他覺得,離開鼎暉就是創業瞭。但當時,復星集團是昆仲資本唯一的LP,因此在投資時,很多人都為他們貼上瞭復星的標簽,甚至一度把他們當作復星的戰略投資部門。也是在這個過程中,單一LP的局限性逐漸暴露,因此在二期資金的募集上,他們更加註重基金的獨立性。目前,昆仲二期已經有20億人民幣的基金規模,包括5億特殊機會基金和教育基金。同時,他們又通過一種類似“S基金“的方式,將人民幣基金項目的部分股權賣給TR Capital領團,在行業內創新性地通過人民幣轉美元的交易方式,最終實現1億美元的基金募資。吳子爍坦言,盡管團隊主要合夥人多來自美元基金,而美元LP很挑基金的歷史,對於新創基金來說,想短時間內募集到美元基金存在一定挑戰,於是他們創新性地采用“曲線救國”的方法實現募資。“我們希望能夠同時擁有人民幣和美元基金雙幣種。相對來說,人民幣基金的LP並不穩定,美元基金的LP通道一旦打開,就更具有持久性。”隨著經濟下行,加上疫情影響,投資行業也逐漸進入洗牌期。但吳子爍並沒有感受到太多壓力,這種情況他也曾經歷瞭多次。“2008年比現在更慘。” 吳子爍說。2008年一整年,他隻做瞭一個案子,就是一嗨租車。雖然最後一嗨租車順利在美國上市,但在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,那一年他過的格外糾結。一方面,一嗨租車屬於重資產項目,金融危機之下融資並不順利;另一方面,當時也並沒有證明自己可以盈利,在美國上市更是很難想象。但也正是因為這些或好或壞的經歷,讓吳子爍在日後投資裡的形成瞭一套自己的邏輯和方法論。投資本質上是由創業者驅動在投資上,吳子爍很少看北京的項目,他紮根在長三角地區,深挖當地的優質項目。吳子爍說,VC對他來說有兩種,一種是行業化,一種是本地化。所謂的行業化,就是要非常精通某個垂直跑道,對於整個跑道的上下遊,競爭格局,關鍵競爭力瞭如指掌,非常考驗投資人的判斷力。而本地化是考驗投資人是否能夠覆蓋當地最優秀的創業者,在創業的最早期就投入進去獲得高收益。同時,在他的理念裡,投資本質上就是由創業者驅動的。投資人要能夠跟最好的創業者在一起。這也和一些VC的投資邏輯類似:如果找到值得下註的創業者,對於跑道的考慮可以放在其次。因為對於早期項目來說,方向也會隨著實際情況進行調整。”我覺得看得多瞭以後,你對一個好的創業者會有沖動,願意把自己的錢給他。如果遇不到好的創業者,我是不願意出手的。”吳子爍說,“當然最牛的人我也沒見過,比如像喬佈斯,但退而求其次能找到一些創業者,他對產品、市場、競爭對手和對未來的理解,以及他管理、聚人能力和融資能力都沒有短板。”在他的權重裡,人的權重占到80%以上,行業等其他因素隻占到20%。對於好的創業者,吳子爍也舍得下註,當年他所投資的格瓦拉創始人劉勇再創業後,吳子爍又投瞭天使輪。“我不知道劉勇能不能做起來,但他是有很好創業者素質的,而且你能感覺到他不是為瞭套現,他就是為瞭創業,所以輸瞭也值。”吳子爍說。當然,“混入”每個圈子都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,這其中,地域性又是很重要的一部分,因此,吳子爍選擇紮根在長三角地區。在吳子爍的投資經歷中,並沒有固定在某個領域。例如,除瞭先進制造、創新消費到B2B,他還投瞭一些他口裡“很奇怪”的項目,比如已經順利登陸A股的普利制藥,這也是吳子爍所投項目中投資回報率最高的一個。投入時,估值3億元左右,如今已經上漲至210億元。“還是得與優秀的創業者溝通,然後找到好的人,多聊你才會有這種好機會出來。”吳子爍說。除瞭和優秀的創業者在一起,財務專業出身的吳子爍也有一套自己對項目的判斷邏輯。“你說我懂藥嗎?我肯定不懂,但我盡調得很清楚,我把它供應商,競爭對手一個個摳出來做盡職調查,對他未來的財務可見性和可上市性就會有超越同行的判斷。”吳子爍說。他認為,人一旦對一件事特別瞭解以後,就容易自我鎖死。因為人往往會覺得,既然這麼懂某個專業,就應該專註在該領域,否則就容易成為韭菜。但吳子爍對此表示懷疑,他甚至覺得,沒有投資人會真的比創業者更懂某個行業。相對於對行業的瞭解,VC更需要的是勤奮,學習能力,溝通能力,以及進行盡職調查的能力。在吳子爍看來,能夠獲得創業者青睞的投資人,也一定是能夠跟創業者形成互補,給創業者提供新視角的人。”VC以前叫副駕駛或者叫領航員,幫駕駛員讀地圖。這個行業的趨勢是什麼,有哪幾個競爭對手,他們走到瞭哪一步,有哪些客戶,這些東西創業者往往是看不到的,但VC因為每天都在這個行業中,不是要打探誰的消息,是會自然形成信息的聚集。”新一波的機會是國產替代但吳子爍也認同,自上而下的研究是必要的。在吳子爍看來,投資有兩種機會,一種是產業型機會,另一種是退出型機會。所謂的退出型機會,就是以退出為導向的投資,極端點的例如Pre-IPO,它對於退出的思考要多過於行業。而科創板的出現無疑為他們提供瞭新的機會。在產業型機會上,吳子爍在A輪就押中瞭如今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摩貝網。“我們一直很高興,當時那麼多B2B互聯網項目,我們選擇瞭對的那一個。”吳子爍開玩笑地說。事實上,當時他們看中瞭互聯網對化工行業改造的機會,那時行業裡除瞭摩貝網,還有幾十傢各種類型的“找塑料”類的公司,他們把行業裡這些企業掃瞭一圈,最終選擇瞭信息化程度最高的摩貝。如今,2019年底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摩貝已經成為瞭行業內當之無愧的頭部。目前,吳子爍看中的正是國產化帶來的機會。“因為中國是要擁有一套跟美國完全並列的,自主的硬件軟件操作系統,它可以是國產化+芯片,可以是國產化+新能源車,可以是國產化+消費電子,這些跑道的的景氣周期都足夠長,產業鏈的各個節點都有利潤,能出現系統性的上市公司群體”吳子爍說。他們從2015年開始,就系統性地在尋找這種機會。這些機會的共性在於,第一,它所在的跑道的景氣周期非常長;第二,產業鏈上它的價值分工不是一傢獨大,各種創業公司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。沿著這個思路,昆仲資本分別在芯片、人工智能、新能源車、消費電子、企業服務等領域都進行瞭佈局。投資瞭鯤遊光電、先惠技術,羅曼照明,小鵬汽車等一系列優質項目。 其中,先惠技術已經過會科創板。“科技樹國產化的投資,好處一是勝率高,二是退出有保證。”吳子爍說。說起投資鯤遊光電的過程,也充滿瞭“吳子爍”的風格。在對行業的梳理中,他們發現瞭3D光學是一個非常有門檻和應用價值的賽道,行業前景不可估量。此前,蘋果也隻有一傢國外供應商可以穩定供貨,華為嘗試過但並未成功,後來中國出現瞭一傢可以生產這一產品的公司,就是鯤遊光電,於是昆仲資本抓住瞭這個機會,一起投資的還有華為、舜宇光學等行業巨頭。盡管目前大傢都看到瞭投資國產硬科技的前景,但專註於此的VC還不算擁擠。吳子爍認為,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路徑依賴。因為當年大部分看硬科技的投資人都沒能堅持下去,隨之崛起的是一批投“模式創新”的投資人,如今活躍在投資領域的也正是這批人。但反觀昆仲資本,從14年開始就重點著眼於科創方向瞭。在“模式創新”已經越來越艱難的當下,吳子爍曾經積累下的能力和人脈優勢也正在凸顯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高清AV_波多野结衣无码专区_日本高清无码av骚虎视频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昆仲資本吳子爍:下註12個項目5個IPO,他說投資是由創業者驅動的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ibeLsas.com/article/57.html
有关热门【昆仲資本吳子爍:下註12個項目5個IPO,他說投資是由創業者驅動的】的标签